[南投 景點] 賽德克的重生。清流部落 (互助村、川中島)


旅遊地圖及相關資訊

「仁愛Fun輕鬆,部落輕旅行」- 「互助、新生」梯次 行程介紹
  ☆ 清流部落 – 賽德克族服飾體驗、紋面體驗、古謠迎賓、餘生紀念館(霧社事件導覽)、傳統苧麻編織展示
  ☆ 中原部落 – 原住民風味餐、織布/手環DIY體驗、認識賽德克族神話故事(文化牆)、賽德克族傳統屋(半穴居)、狩獵文化導覽、射箭體驗
  ☆ 眉原部落 – 搗米製作麻糬、送賓舞(巴蘭射舞蹈團)

南投縣原民樸溯永續發展協會 (清流部落)
  地址:南投縣仁愛鄉互助村清風路6號
  電話:(049)294-1298
     0987-214213


旅遊記錄

  說真的,還沒有看過魏德聖導演花了好幾年前所拍攝完成的「賽德克巴萊」。但這趟清流部落之行,似乎在心中埋下了小小的種子,慢慢的發芽、蔓延著。小學課本上的「霧社事件」,原來背負著這麼沈重的一段往事。之前聽到朋友說電影中就是不斷的濺血、殺人,太血腥了,所以一直沒什麼特別的興致踏進電影院。透過這次由仁愛鄉公所主辦的「仁愛Fun輕鬆,部落輕旅行」活動的「互助、新生」梯次的行程,讓我瞭解了霧社事件的原委,再看看Youtube上的影片片段,就能夠很輕易的就能進入劇情,透過這種方式自然而然的認知一段歷史,既輕鬆、詳實又深刻,還蠻不賴的!除此之外,更能體驗原住民的人文風貌與部落或當地的自然景觀。所以有機會的話,建議喜歡輕鬆跟團遊玩的朋友,可以多留意網路上的資訊,參加類似由鄉鎮推廣舉辦的活動,或者也可以自行安排到部落露營或是住宿,來一同發現原鄉的生命力與文化力喔!

  說到賽德克族,原本是被與泰雅族合併稱之的。原因是日治時期,日本政府僅將臺灣原住民分為七族:泰雅族、賽夏族、布農族、鄒族、排灣族、阿美族、雅美族,這個時候的賽德克族被劃入泰雅族中。光復後,國民政府沿用日本的分類方式,一直到2008.4.23,才把賽德克族從泰雅族中獨立出來,成為臺灣原住民的第十四族。這次行程的第一站「互助村」,就是原住民語中的古路邦部落,古路邦的意思指的就是清流,因此也稱做清流部落,村民主要是賽德克族的霧社群後裔。

#01 進入清流部落的這條清風路的兩側,就是以前部落聚集的地方。盡頭的高處就是以前的駐在所,用以方便監視部落居民的生活狀況。後來改為派出所,但目前已經荒廢,沒有在使用。

#02 「川中島」這個名字是因為這片沙洲位於北港溪支流與眉源溪之間,因而命名之。也有看到網路上有種說法,就是兩條的北港溪支流與眉源溪平行,看起來像個川字,因此這裡就被稱做了川中島。

#03

#04 村落裡的土地公廟

#05

#06 很傳統的商店招牌設計

#07 這處的清流小鋪可能是因為旅客漸增而衍生出來的,在Google Map上過時的照片上,這裡還是塊荒地呢

#08 擔任這次活動導覽的就是清流部落的在地居民 – 馬姮巴丸(Mahung Pawan)與她的妹妹,透過她們親身的介紹,能夠更深度、更詳實的貼近這裡的生活。更有趣的是,她們的曾祖父就是大名鼎鼎的莫那魯道。而名字也都很有趣,都是從長輩這邊取字而來,馬姮是祖母的名字,巴丸是父親的名字。倒是有點忘記,那馬姮巴丸的妹妹的名字要怎麼來?

#09 隨著清風路緩緩而上,也慢慢的進入一段賽德克族人不願提起的歷史…

清流部落

  導遊說到,自從1895甲午戰爭,台灣割讓給日本後,日本以高壓手法實行殖民統治。在人止關之役、姊妹原事件後,因持續的對山區進行資源的封鎖,致使霧社一帶的賽德克向日方降服。在移民統治下,就像各國對待外族的態度一般,非本國的人士一概都視為蠻夷之邦,因此將有文字(可能是從中國移民過來的人)的稱為「熟蕃」,沒有文字的(原住民)則稱為「生蕃」。原來台語常講的「青番」就是「生蕃」的意思,原來是這麼不適當的用語。以前都只是口上說說,沒有仔細想過他真正的用字,以後我一定要避免使用這種用語。言歸正傳,而且因為認知上的不同,開始禁止原住民同胞的一些既有傳統、習俗,或統稱為「Gaya」。什麼是賽德克族的Gaya呢?從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上得到的解釋為:

Gaya一詞是非常難以解釋,包含「祖先的遺訓」、「族人共同恪守的律法」、「社會規範與道德標準」、「族命得以綿綿不絕所繫者」、「風俗習慣、習俗」、「共祭、共獵、共勞、共牲、共食、共守禁忌、共服罪罰的團體」…等。嘗試以單一名詞解釋,或可約「祖靈信仰」。

打壓賽德克族Gaya傳統的作為,造成了日本政府與賽德克族間莫大的衝突。

  1928~1930在霧社附近進行的工程有近十件之多,這些工程造成沈重的勞役負擔且薪資微薄,同時常耽誤到狩獵、耕種的生活,種種都造成族人的不滿。最後一個引爆點,據說就是1930.10.7的敬酒風波。當天在馬赫坡舉行了一場婚宴,正巧當地的駐警經過該地,宴席的與會者邀請該名駐警一同參加慶祝,但因席間一名村人不慎弄髒了駐警,而爆發了嚴重的衝突。頭目莫那魯道的長子見狀趕緊向前排解並道歉,但竟也遭毆打。再再都誘發了之後的霧社事件。

  賽德克族人就在1930.10.27舉行聯合運動會當日的清晨,霧社群首先於馬赫坡駐在所發難,殺害了這裡的三名駐警。隨後便往霧社的方向前進,約清晨八點左右抵達了霧社,對該地的駐在所、學校…等設施進行攻擊。且一反賽德克族出草不獵取女人與兒童首集的傳統,只要是日籍的人士一律砍殺。期間,校長為了保護婦女、小孩,因此先將她們收容在校長宿舍,然後才再到宿舍外抵抗賽德克族人的攻擊。然而,在校長被殺身亡後,校長的宿舍就成為了這場戰役中最慘烈的戰場。在賽德克巴萊電影中,也有帶到這段的情節,但沒有對於宿舍內的殺戮有太多血腥的著墨。此次行動最後造成共約134名的日籍人士喪生。此後日軍展開的報復行動,甚至還啟用了毒氣彈的攻擊,使得原約1200多人的賽德克族人,最後只剩下514名,且集中於五處的「保護蠻收容所」進行監控。

  在霧社事件後,有一說是霧社事件時,同為賽德克族的道澤群、土魯閣群沒有提供有力的支援,甚至使得莫那魯道一度想要偷襲道澤群的一批狩獵隊以示報復。再加上道澤群的頭目一次在溪谷處遭埋伏,不幸身亡,引發道澤群的極度不滿,使得兩群的族人仇怨漸增。日本政府就巧妙的利用了賽德克族中各群之間的矛盾,透過「以夷制夷」的手段來減少自身的傷亡與困難。由道澤群、土魯閣群所組成的「味方蕃」襲擊隊,於1931.4.25這天,在日本政府的默許下,對霧社群的保護蠻收容所進行大規模的屠殺,造成了兩百多人死亡,並砍下了101個首集,提回道澤駐在所繳功拿賞。(這張一百多顆人頭的照片還能在「餘生紀念館」裡歷史紀實中看到,第一眼見到的時候實在是有點震驚。) 各收容所內的五百多人,最後只有約200人存活下來。

  這些劫難餘生的族人,最後被日本政府從霧社遷移到了「川中島」,也就是我們這次要到訪的互助村/清流部落。在先瞭解了這段沈重的歷史後,我們再繼續跟著莫那魯道的曾孫女 馬姮巴丸的妹妹的腳步進入部落,感受一下這段歷史吧!

#10

清流部落

#11 站在派出所的前方,可以俯瞰清風路兩旁的建築。

川中島舊照,中間那條就是現在的清風路。 (右圖資料來源:霧社事件 餘生紀念館) → 

  霧社事件及二次霧社事件後,賽德克族霧社群的兩百多位生還者,變被從約海拔一千公尺的霧社地區遷居到只有約海拔四百公尺的川中島了。因此有部分的耆老因為水土不服,後來又相繼過世。「川中島」這個名字是因為這片沙洲位於北港溪支流與眉源溪之間,因而命名之。也有看到網路上有種說法,就是兩條的北港溪支流與眉源溪平行,看起來像個川字,因此這裡就被稱做了川中島。來到這裡的初期,族人辛苦的整地搭建,重建一個屬於他們的部落。而駐在所就位於部落旁的高處,如果以現在的路名來說明,就是部落主要搭建在清風路的兩側(就是現在的建築位置,只是建築都重新改建過了),而清風路的一端就是個小丘,小丘的高處就是駐在所,從駐在所就能俯瞰大部分的部落,用以方便監視、管理。這個駐在所在光復之後已經重建為派出所,但因轄區人口較少,目前也已暫時荒廢。

  馬姮巴丸說,族人基本上都不太喜歡提到這段傷心的歷史,一方面他們不希望將仇恨與痛苦再傳遞給下一代,另一方面也是耆老們大多避談此事。因此我們可能只會從小學的社會課本上,簡單的讀到幾個「霧社事件」,簡單的帶過了那段三、四十年的痛苦、矛盾與血腥。「賽德克巴萊」上映時,馬姮巴丸的兒子看完後還問馬姮 巴丸,以前真的有發生這些事呀!?且從郭明正老師在「又見真相:賽德克族與霧社事件」書中也提到:

  「族人在初遷川中島時,日本人曾以大約半年的時間,穿梭於餘生族人之間明察暗訪,蒐集疑似參與抗報行動的漏網之魚,後來又逮捕三十二位有嫌疑的族中男子,處以極刑,迄今他們的遺骸仍未得安葬。自從那時之後,清流部落的族人視談論霧社事件為禁忌,即使到了戰後依然如此,唯恐因談論霧社事件引來殺身之禍。」

#12

#13

#14 餘生紀念館用以紀念霧社事件的始末,與紀錄先民的遷徙歷史,於921後興建完成。

  霧社事件中,我覺得還有兩個角色很值得討論,就是當時的賽德克族但後來同時擔任日治時期警察與教師的花岡一郎(徐詣帆所飾演的角色)與花岡二郎。兩人都是從小受日式的教育洗禮,但卻又留著賽德克族的血液,當霧社事件發生時,在族人被長期壓迫的痛苦與日籍平民無端被捲入霧社事件而慘死的兩端拉鋸下,他們不知該選擇哪一種立場來面對這樣殘酷的現實。雖然在霧社事件當天逃過了殺戮,但後來都選擇自殺,花岡一郎採用日本武士道精神的切腹自殺,花岡二郎採用賽德克族傳統的上吊而死。我覺得這是種很複雜的情感、情緒,很難三言兩語或是立馬就能負氣的做出一個選擇,每個時代都有他的困難與無奈。以下是我個人的想法,若有謬誤歡迎指導。好比我聽了霧社事件的故事,原本覺得為什麼道澤群、土魯閣群沒有也勇敢的投入這場戰爭,甚至還造成了第二次的霧社事件悲劇。但我想如果是身處在那個時代,或許能夠讓家人平安的過生活就是他們最大的奢求,因此他們選擇了較為親日的受撫路線。而霧社群採取了較為激進方式,乍看之下甚有節氣,但結果卻十分壯烈。且或許兩群為避免受牽連,再加上道澤群頭目的被殺事件,才爆發了二次的霧社事件。歷史就是不斷的重演歷史故事…

#15 餘生紀念館外一景

#16 賽德克族人早期使用的工具與穿著的衣物

#17

#18

#19 派出所旁的活動中心

#20 來到原住民部落,不能免俗一定要來體驗一下的就是傳統服飾與紋面。

#21 女生紋面紋在臉頰兩側,男生則是紋在頭額下巴。女生的紋面粗細代表的是織布技法的熟捻程度,越熟練則可以紋越寬的面;男生的紋面則代表著成年與勇武。

#22

#23 不只紋面,連傳統的竹簍,也有分男用與女用。主要的差別就在於背法的不同,男生是以雙肩背的方式,女生是以頭背的方式。


#24

#25

#26 在觀賞了原住民舞蹈後,最後一段還能一起下場同樂。

#27 會不會編織,對於賽德克婦女來說可是非常重要的,部落的媽媽還分批替大家說明傳統苧麻織布的各個步驟。


#28

#29

#30

#31

#32

#33 這裡的門牌也很特別,是仁愛鄉公所特別為清流部落所製作的。下方原住民語的Gluban(古路邦)意思就是清流,也就是部落的名稱。

#34 目前乾涸的北港溪大浚

#35 後山丘上還有早時挖的防空洞,現在已經封閉不再使用

#36

#37 我們在繞過餘生紀念館、北港溪大浚後,來到了馬姮巴丸所經營的「馬姮原宿」。原宿外有一片很大的碧綠草坪,小朋友可以肆無忌憚的在這裡奔跑嬉戲,很適合一家大小的闔家旅遊。

#38 造景有點日式庭園的風格

#39

#40

#42

#43 馬姮原宿是有提供住宿的,裡面還有一片大草坪,很適合親子闔家來訪。或是,你和我一樣也很喜歡露營,我發現這裡還有間「彼賴客休閒露營區」就位於北港溪旁,應該是個很不錯的營地環境,下次也要找個時間來拜訪一下!

#44 馬姮莫那是莫那魯道的女兒,而這次的導覽馬姮巴丸正是馬姮莫那的孫女。

#45

  踏入清流部落,可以沿清風路慢慢的逛著部落,感受一下部落的生活節奏;爬到派出所的階梯上俯瞰一下部落,這就是當時高壓統治時,日軍監看部落的位置;走到「餘生紀念館」,你可以更深切、清楚的瞭解整個霧社事件的始末;選擇入住民宿,或在溪邊的營地露營,遠離喧囂,寧靜的享受屬於你的慢活悠閒時光也是不錯的。其他的時間,則可以安排約半天的行程逛逛部落、餘生紀念館,尋找那段日據時代留下的歷史點滴。馬姮巴丸希望透過歷史層面、文化層面來帶起部落的觀光旅遊發展。一方面讓更多的人瞭解這段歷史,另一方面也能帶入更多的遊客來到清流部落,活絡部落的生命力。這次跟著仁愛鄉公所主辦的「仁愛Fun輕鬆,部落輕旅行」第一梯次的行程,除了進行了部落的深度之旅、體驗了原住民的傳統服飾、紋面,還能品嚐到道地的原住民料理喔!所以可要好好留意各縣市鄉鎮不定期舉辦的旅遊活動,常常都是大碗又讓人滿意唷!如果是一群好友想要自行安排行程,也可以參考以下的窗口,進行活動導覽的安排唷!

南投縣原民樸溯永續發展協會 (清流部落)
  地址:南投縣仁愛鄉互助村清風路6號
  電話:(049)294-1298 
     0987-214213

賽德克傳統文化體驗。中原部落、眉原部落

 


參考資料

  1. 仁愛Fun輕鬆,部落輕旅行
  2. 維基百科
  3. 山城埔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